七零小军嫂_全文完 第146章_免费小说阅读_乔若星顾景琰

全文完 第146章

大年初三, 西宁。

客厅里几个五六岁的孩子在一起搭着积木,他们已经吵吵闹闹讨论了好几天, 搭了推, 推了再搭,昨天可总算是达成一致了,还画了大图纸, 然后经过一天半的努力可算是砌出了一个足有两米多的大城池, 有两个男孩子喜欢的护城河,炮楼城墙, 金戈铁骑, 也有小姑娘喜欢的花园楼阁, 华服美裳。

孩子们砌城池, 果果和凌远陪着韩则城下棋。

另一边南南和以凝则是陪着苏若在看她的相册和画册, 让苏若一张张地介绍那些照片或者速写后面的故事。

自从韩则城从部队退了下来, 苏若和他两个人就很少再在一个地方长期定居,都是隔一段时间就换一个地方住,有的是为了苏若的工作, 有的就只是换个地方, 感受一下当地的风俗民情, 淘一淘古籍古画, 但一年去的地方也不会太多, 因为他们是在生活,又不是赶时间旅游。

而且每去一个地方, 苏若都会同时整理资料, 或是编撰书籍, 或是以不同的主题出一些画册,孩子们放假的时候, 南南和以凝也都会带着孩子陪着他们一起四处逛。

这还是韩则城提议的。

他说,他在部队里的这些年,都是他在哪里,苏若便带着孩子去哪里,所以他退了下来之后,就想苏若去哪里,他就去哪里。

苏若以前没觉得自己有任何勉强的地方,原本也没有这样到处走的念头,不过不愿辜负了他的一片心意,就挑了自己感兴趣的地方走了走,谁知道这样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也觉得很有意思,原本以为的了解,真到了那里慢慢生活,又是不一样的感受,所以她就索性把工作室还有画廊的事情都交给了下面的人和南南,跟韩则城一起边走边逛,兴致起来,又认真编起书和画册来。

南南心疼苏若整理资料书籍太辛苦,就自告奋勇地加入,所以很多时候都是她帮忙做编撰和后期工作的。

南南很有天赋,但这些年却一直都在帮苏若打理着工作室,跟她一起编辑书籍和画册。

这样业界和外面的人不免就有声音,说南南是借着她妈妈才有现在的名声和成就。

苏若就曾劝过南南开自己的画展,将主要精力放到她自己的事业上。

南南却道:“和阿妈一起做的事情就是我的事业啊,我才不会在乎别人说什么,就算他们说,也只是嫉妒羡慕我有一个好妈妈而已。”

她很享受做这些事情,看自己和自己妈妈的名字出现在一起也从来不会觉得自己的光芒被遮掩了。

以后她一个人要走的路还很长,她现在愿意和她妈一起同行,享受两个人一起做事的任何时光,而且和她妈一起说话做事,总会触发她更多的灵感和火花,让她受益匪浅,所以又何必在乎别人怎么说怎么看?

苏若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这孩子一直都是有自己的想法的。

她的丈夫,她的两个孩子。

他们都用他们的方式爱着自己,而她也用着她的方式爱着他们。

苏若觉得南南贴心。

但韩则城却很有意见。

这样一天下来,两人到了晚上才说得上话。

但凡孩子们在,苏若的时间就多是分给了他们。

韩则城道:“赶紧把年过了,让他们赶紧走。”

苏若看他那副嫌弃的样子觉得好笑,道:“我看你和果果还有阿远他们下棋不是挺开心的,等他们走了,我可不能陪你下棋。”

韩则城嗤之以鼻,道:“就他们那个水平,谁喜欢跟他们下棋?他们小时候我没办法,只能陪着下也就罢了,现在都这么大人了还想让我陪?”

苏若抿唇笑。

南南以前还提出来说想要带着孩子陪他们一起住,被韩则城严词拒绝了,说她已经年纪一大把了,当然是要跟凌远住在一起,要不她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也行,总是黏着父母像什么话......当时南南眼圈都红了,她努力忽略了老爹说她“年纪一大把”的受伤心情,还深刻地反省了一下自己,觉得自己除了想要多陪陪父母之外,是不是真的太依赖父母了......

只有苏若知道,老韩他就是嫌女儿外孙碍事......他都已经等他们长大等了多年,好不容易都结婚有自己的小家了,怎么可能还让他们陪着住家里?

怎么就跟别人不一样。

她伸手掐了掐他,笑道:“唉,后面的日子还长着呢,孩子们好不容易过来了,就好好陪陪他们,孩子们再长大,在父母面前也总是孩子。”

*****

苏若在韩则城从部队里退下来十几年后的某一个冬天病倒了。

这些年她身体调养得不错,这一次的病也没有什么痛楚,只是莫名嗜睡起来。

外面白雪皑皑。

她看着外面的白雪,偶尔还能听到窗外枝丫被压断或者积雪掉落下来时“噼里啪啦”的声音,依稀便想起来很多年前的一个冬天,她在知青所的时候,大晚上的,他冒着大雪来找她,就站在院子外面,没有撑伞,她出去的时候他身上已经覆盖了毛茸茸的一片。

她走过去,他就那样低头看着她,先问她被子衣服够不够,后来又跟她说,他们的结婚申请已经批下来了......

那时候的她多傻呀。

他那样一个人,能傻乎乎地站在雪地里等她,用那样的眼神看着她......怎么会只是因为觉得她适合做一个军人的妻子?

就因为她傻,让两人生生错过了五年。

她转头看向就坐在床边的他,从被子里伸出手放到他的掌心,柔声道:“韩大哥,以前我有没有跟你说过,遇见你,是我这一辈子遇到的,最好最好的事情了......我现在唯一的那一点点遗憾,大概就是当年我没能明白你的心,没能一直陪在你身边,不过......”

不过,大概也正是因为那个缺憾,他们才会更珍惜后来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吧。

总有些缺憾是让人生更完美,让人心更深刻,感情更刻骨铭心的。

“若若。”

他唤着她。

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

她听得满心感动,还有丝丝缠绕的柔情,亦如当初。

她对他笑,眼神温柔又缠绵,然后又握了握他的手,低声慢慢道,“对不起韩大哥,我总觉得我给你的不够多.......但你给我的却一直都是最圆满的......我醒来的时候睁开眼就看到你,离开的时候也是你在我身边......但我却总要让你承受我不在时的孤独和寂寞......对不起。”

“下一次我再遇到你,一定要先到你身边。”

陪着你,好好爱你。

****

苏若就在这个冬天病逝了。

她想人死如灯灭,大概神魂都会消散吧。

“若若,若若。”

苏若听到一个女人掐着喉咙般的唤声,声音熟悉又陌生,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是谁。

她脑袋生疼,眼皮也好像千斤重似的,好不容易撑着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个曾经很熟悉,但却已经几十年都没见过的一张脸......林婉华。

而且不是上一次见到的那个苍老憔悴,眼神浑浊的老妪,而是年轻的,面容保养良好,端着温婉贤淑的笑容的林婉华。

错愕中她转过头去看向房间,就看到了在记忆中已经很遥远的木头衣柜,还有随风微微荡着的米白色缀花窗帘,以及墙上那幅巨大的风景画。

这是在她下乡前,苏家的小卧房。

“若若,你可是醒了,唉,好端端的,怎么就病了呢?你这睡了好几天,要是再不醒,都要错过学校的报名日了。”

林婉华念叨着,面上有些僵硬的温柔,眸色亦是不明。

苏若还是有些没反应过来。

她喃喃道:“我都睡了好几天了吗?”

在林婉华絮絮叨叨地时候,她转头看向桌上的日历,一九七二年八月三十日。

一九七二年......

她竟然又回来了吗?

而且跟上次恢复记忆的时候不同,上次她是能感觉到那只是记忆,她好像是在虚空中看着记忆走一遍,但这一次,她却是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她就是在现在。

苏若缓过来后就等着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被贴大字报,大学名额被废,苏佳顶替她上大学,然后父亲让她下乡,划清界限,断绝关系......可是最后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生。

第二天她就在苏佳嫉恨的眼神中,跟着苏建州一起去了青大报名。

去学校的路上她就一直在反反复复地想着这所有的事情。

不过她并没有排斥去学校,既然举报的事情没有发生,她当然不会自己把大学让给苏佳去上......反正她上了大学,一样可以去找他。

而且还不像那一辈子在农场时那样被动。

这样她可以早点上完大学。

后来他去云南时她也不必再跟他分开。

入学一个月后。

苏若就跟学校递交了下乡参加农村建设的申请,在她的“运作”之下,得到了学校有关部门的大力肯定和支持。

因为她是在读大学生,知青都是初中高中生,她也不用转关系去做下乡知青,只需要去支援建设几个月就行了,学校还特地联系了她提出来的那个江县清禾镇卫国农场,说他们学校一个建筑系学生,想支援他们因今年洪水冲垮的水坝和水库的重建项目,说她虽然只是建筑系一年级的学生,但却是有扎实的专业基础的。

农场水坝和水库的重建项目是部队负责的。

所以学校寄过来的信函农场场长直接就送到了农场部队的负责人韩则城的手上。

韩则城对农场场长表达了感谢,表情刻板地送走他之后,又抽出了那封信,从头到尾又读了一遍。

......青大建筑与艺术学院建筑系一年级学生苏若。

他盯着那个名字盯了好一会儿,目光才又移到了桌上的一张车票上。

那是一张明天早上江县到南城的汽车票。

他伸手把那张车票拿到了手上,捏住揉了揉,转身准备扔进纸篓,却在扔之前又把手收了回来,把那张薄薄的车票放到了桌上,然后摊开慢慢抚平,再一起塞到了信封中。

她说,“下一次我再遇到你,一定要先到你身边”。

那这一次,他就让她先到他身边吧。

(全书完)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