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奏者_第99章 意念言灵_免费小说阅读_乔若星顾景琰

第99章 意念言灵

G调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博士的这一袭话说得自信满满,他自认为桑言除了与他合作之外绝无出路。

是啊,作为一个被封印了精神力的奏者,其身体素质本来就连普通人都不如,别说离开这个障碍重重的堡垒了,就算要解决博士都是一大难题。

就当前情况来看,接受博士的提议是桑言唯一的出路。博士以及所有人遇到这样的情况都会这么认为,只是……千算万算算错了一点,桑言,从来都不是普通的奏者。

昏暗的房间悄无声息,打破这一沉寂是博士发出声响。他自信坐在椅子上整个人往椅背上靠,突如其来的重量使得椅背与地面摩擦出了声响。

博士一副完全放松的姿态,反观少年则依然微微垂着头,依然没有显露出任何半点情绪,就和博士最先进入房间看到的状态一般,没有任何变化。

博士并不着急甚至游刃有余,在他眼里桑言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我再给你一天考虑时间。”很豁达得下达了最后通缉,他觉得他已经很仁慈了给了少年那么多宽限,如果是别人他绝不会废话那么多,但谁让对方是桑言呢?是他想要拉拢的对象呢?

当然,给了糖吃之后也不忘施加压力;“为了你的同伴,我劝你不要做无意义的反抗。”

同伴,指的是被崔斯特一个手刀弄晕的海诗。

少年微微抬了抬头,一瞬间的疑惑后马上便了然。

因为精神力透支而昏迷的他,依稀记得昏迷之前是海诗把他弄到房间中的,所以,海诗,是被抓起来了?

“崔斯特留在这里,有事你可以找他,毕竟你们曾经可是好友啊!”

在‘曾经’两个字上加重语气,提醒着桑言他被背叛的事实

扔下这一句话后,博士就起身准备离开房间,不过……这房间可不是你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

桑言注视着博士离开的方向,嘴角露出了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容。这样的笑容如果出现在曾经的桑言身上,那绝对是难以想象的,因为仿佛泉水一般的干净的人是绝不会露出如此富有攻击性的笑。只是……这样的笑容,却与此刻的少年十分相衬。

他起身站在阴影之下,即使他并不高也并不健壮,但被浓重黑色所包裹的他却散发着沉重到无法喘息的气场。

空气冻结。

“我没有允许你离开。”

这句话一出,整个安静的空间像是被巨大的力量锁定了一样,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而博士更是好像被下了咒,动弹不得。

……不可能,桑言明明被剥夺了声音,怎么可能出声?

在身体发生异样的瞬间,博士就尝试着挣脱他周围看不见的束缚,但无论他怎么尝试晃动身躯都没有任何变化。

怎么可能!!

这是……精神力制约……

怎么可能!!

对精神力领域了若指掌的博士,很快将这种现象与传说中的可能性联系了起来,但这可能吗?

从未见闻奏者能够做到如此地步,只凭借一句话就封锁他人的行动,更何况说出的话语并不是停止行动的话语。

这根本就是滑稽之谈!!

桑言没有再多说一句话也不打算理会博士,果断抬手扯下了脖子上的铁圈。

‘铛’铁圈与地面接触发出了冰冷清脆的声响。

一步一步走出房间门,在经过博士的时候用余光扫了他一眼,随后头也不回得离开。

空旷的空间内,原本兴师旦旦自信满满的人背上爬上了冷汗,浸透了衣衫。

仅仅只是那么匆匆一瞟,他却感觉似乎被亿万利器穿刺而过,令他的身体不自觉得感受到恐慌。

那直接赋予灵魂的痛楚,那不需要任何话语证明的压迫感,那依旧没有散去的约束都告知他——桑言,已经强大到不需要发声就能压制万物的程度!他可以只凭借一个眼神,一个意念,就达成他想做之事不费任何吹灰之力!

从来没有想象过,精神力能够达到如此等级!从来没有想象过,奏者能够拥有如此高的控制力!从来没有预测过,精神力3s以上,竟然是这般景象!

“哈哈哈哈!很好!桑言,果然很好!”

神情中的恐惧与难以置信马上被狂热所替代,耳边充斥着张狂的笑声,仿佛发现了什么至宝一般,陷入了癫狂。

当被当做神话一样的流传转为真实,眼睁睁得出现在面前的时候,他怎能不激动?

“我就知道,你会不会让我失望的!!咳咳……”因为剧烈的情绪波动而咳出了血,但博士丝毫不在意,他全身的细胞都被桑言点燃,兴、奋得叫嚣着快些得到少年,快些再快些!

黑暗的房间内面容亢奋之人独自唱着独角戏,而他的这份疯狂却令他不顾一切追逐目标,哪怕引燃生命也绝不退缩!

……

桑言的精神力一直因为重生的关系没有达到顶峰,言灵师虽然从表面上看是以语言为媒介,但实际上真正顶尖的言灵师并不需要将话语说出口就能完成言灵。他们的精神力与世界的规则想通,因此顶尖言灵师只需要意念就能完成言灵。

同时,到达这种高度的言灵师对精神力的掌控无人能及,精神力外放成为了他们进阶顶峰的标志,这也使得他们在一言一行之中都带有难以言喻的威压。曾经的桑言或许还需要言灵的加持使得自己达到精神力外放的效果,而此时此刻显然他并不需要了。

作为曾经最强的言灵师,桑言距离意念言灵差了半步,而此刻,他却因一次背叛突破了这壁障,这简直讽刺至极。

虽然是刚刚学会精神力外放与意念言灵,不过初步熟悉这两个技能对他而言并不难,将自己外放的精神力小心翼翼的包裹在身体周围,使其形成自循环以至于不会流失。桑言做完这个调整后就前往了飞船控制室。

原来在控制室待命的崔斯特很意外得看到桑言进来,这个时候桑言不是应该在与博士对峙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仔仔细细得打量着少年,发现对方看上去与之前无疑,没有受到不人道待遇的痕迹后,崔斯特稍稍安心了。

等等,他不是应该一心向着博士么?怎么还会因为其他人有情绪波动?

将疑惑埋藏在心底,崔斯特开口询问;“你怎么在这里?”

“你不知道嘛?”

似乎是反问又好像是疑问,桑言轻描淡写得问了一句。

这样的口吻、这样的态度与原本轻轻浅浅的少年差了许多,甚至可以说背道而驰。如此转变本应该很容易被发现,然而……受到桑言精神力蛊惑的崔斯特忽视这差别。

“我不知道。”不经思考得诚实得回答。

“为什么背叛我?”

“我是博士制造的机器人,被命令接近你。我没有背叛你,我一直都是博士的所有物。”

崔斯特回答的时候不带一点语气和情绪,只是在陈述事实。却因为这样简单的陈述,更令人心寒。

桑言早就猜到了缘由,此刻从‘曾经唯一的好友’口中得知事实真相,让他的心情跌倒了谷底。

从不轻易信任别人的他,相信并且接纳的第一个人,居然从未对他真实过。

真实悲哀啊……

……所以,人,都是不可信的……

伸手,抚上自己的心脏,收紧手指。

他的心脏美跳动一下,他就觉得仿佛全身血液被吸干那般,苍白恍惚。

……所以……,我又为何要相信?……

……所以……,我又为何要有情绪?……

曾经的他没有任何情绪,活得简单又直白,除了修炼言灵就是守护家族。而现在,他学会了情绪,却只是徒增他的烦恼罢了。

他又为何要学会相信?为何要学会情绪?

对情绪一知半解的桑言很容易陷入魔怔,而此刻他就在爆发的边缘,他周围的气息也因为情绪起伏变得不安分起来,仿佛在下一秒就能将母舰撕裂

“哐”得一声,原本站得好好的桑言突然因身体不适倒在控制台前。他脸色苍白紧缩着眉头,眼神中似乎酝酿着风暴。

“桑言,你没事吧!”被声响唤醒,崔斯特从精神力束缚中醒来看到桑言如此不适的样子,急忙询问。

桑言侧了侧身躲开了对方意图扶起他的手,沉默。

他的精神力因为他的情绪波动变得不稳定,反应到他身体上就是各种疼痛。看来,要完全掌握着强大的精神力,他还必须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

将纷杂的思绪剔除,恢复了平静的桑言没有多想就将母舰上的两个不速之客赶下了母舰。

“带博士下船。”

用精神力下达了命令,崔斯特很快就将房间中依旧不能自由行动的博士带下了飞船。也很快在母舰的禁闭室中找到了依旧昏迷的海诗。

桑言想过就地解决他们,不过……在对方的大本营这样做风险太大,因此作罢。

现在,母舰上没有了敌人的后顾之忧,也是时候离开这个堡垒了。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